深入學習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寧夏時重要講話精神,把黨中央擘畫的宏偉藍圖轉化為寧夏的生動實踐!     
用戶名: 密碼: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集團郵箱
集團領導   集團概況   組織結構   榮譽長廊   企業文化  
出版動態
 
黃河書評
 
編輯手記
 
手機讀者
 
文化論壇
 
 
信息瀏覽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南高原上的鄉愁
類別:黃河書評   來源:寧夏人民出版社 姚小云   時間:2016-05-17   瀏覽次數:7453

    第一次讀普馳達嶺的詩,就被那淡淡的憂愁深深地打動了。“馬背上的行囊,一萬年,是朵云,像風在遠方流年,陽光中,早已騎行高遠。”這個南高原上的彝族漢子,筆下的詩歌如溪水般潺潺流過,像微風輕輕拂過臉頰,一股淡淡的憂愁,從心頭劃過。
    當這位彝族詩人普馳達嶺的新作《石頭的翅膀》放在我的書桌上時,那散發著淡淡的墨香的柔和的紙張上,那優美的文字,再一次把我帶到了那遙遠的南高原。這是一部充滿個性色彩的詩集。充滿個性色彩,是詩歌乃至一切文學藝術的真正的價值所在。在他的詩歌中,你能看到那即使在夢中,都在那塊有著石頭般溫暖的故鄉神游的身影;你能聽到在廣闊的高原上,他那為故鄉歌唱的聲音;你能在靜夜里,讀到他那娓娓的心語。《石頭的翅膀》,是詩人為了隨時能回到故鄉而插的翅膀,他的世界,他的人生經歷,他的內心感情,他的思想境界以及藝術見解,從字里行間中流出,而永遠的鄉愁,是詩人創作永不干涸的源泉。
    “理想給未來,淚水要給我忠貞的彝鄉。”這是普馳達嶺《在眼淚之上》的題記,“在彝鄉叩問一世/依舊風起/鳥鳴/月落∥我的靈魂攜著大風/沉默不語∥疼痛的四季躺在路邊/誰為彝鄉點燃一縷炊煙∥讓石頭依然在故園堅挺/溫暖生存的骨殖∥在貧瘠與空曠的山谷/開滿一樹的桃花”。詩人又一次神游在故園,為飽受貧瘠傷害的四季,燃起溫暖的炊煙,為空曠的山谷,添一樹溫馨甜美的桃花。作者的鄉愁,濃厚得化都化不開。
    “我們也將在火把的引領下/挺起高昂的頭顱∥從火塘邊起身/然后遠走他鄉/并重返我們的家園”(《火塘從雪的皺紋中起身》)。彝鄉的火塘邊,有動聽的梅葛與馬布(彝族傳統民間說唱唱歌與彝族傳統樂器),有四方的神靈,有畢摩(彝族祭司)指路歸祖的祭詞,而他們終將沿著先祖的召喚,回到彝族祖源之所。古老的民族文化,賦予了詩人率性、真摯、深情的性格,也賦予了他創作上的靈感與才華。
    “云是我的披氈∥風是我的駿馬∥……在云天中散步/我是風∥在風暴中呼吸/我是雨……∥在天地間走光/我是電∥在太陽下舞蹈/我是鷹∥在地球上行走/我是彝人∥在宇宙間傲然/我是彝人”(《雪魂密碼》)這是怎樣的豪情與氣魄呀!一個傲然孑立的彝人,一個披風戴月的彝人!讓身為彝人的他多么的豪邁。我想象不到,那樣瘦弱的身軀里,竟然蘊藏著這樣深厚的能量,如噴薄的火山,充滿了激情。
    詩人對故鄉的眷戀,對故鄉的一草一木的深情,對彝人的贊美,讓我們體悟到了只有在那彝人的南高原上,才能誕生出這樣的詩人,這也是詩人詩歌信仰中皈依的精神故鄉,也將是詩人一生都無法背棄的信仰。每一個虔誠的、富有創作力的詩人,都有自己所皈依的精神故鄉。也只有在南高原那片充滿詩性的土地上,在那爬滿祭司語言的石頭上,詩人隱形著翅膀,為故鄉高歌著……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免責事項

Copyright @ 2010 黃河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備:寧B2-20090012號-1     ICP備案查詢     公安備案號:64010402000656
地址:寧夏銀川市興慶區北京東路139號出版大廈    本網站由寧夏黃河數字出版傳媒有限公司承建并維護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稳赢一口的打法图